当前位置:首页 >资讯 >新闻资讯 > 健康码走出“战国时代” 一码通行难在哪里呢

健康码走出“战国时代” 一码通行难在哪里呢

分类:新闻资讯

时间:2021-01-20

  新冠疫情肆虐以来,健康码俨然成为了人们日常生活的“通行密钥”。

  作为新冠疫情精准防控的重要工具,很多城市在疫情爆发之后,纷纷联合了相关供给商,推出了自己的健康码。如北京的“健康宝”、上海的“随申码”、广东的“粤康码”、广州的“穗康码”……

  真麻烦,换一个城市就要重新,申请当地的健康码!

  ▲微博网友@Y1ZE晒出的深圳宝安机场的健康申报现场

  在过往的2020一年里,这样的牢骚并不鲜见。固然从国家层面一直都在推动各省(区、市)防疫健康信息共享、健康码互通互认,但在具体实施层面一直都不顺利。

  2021年1月15日,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在2021年全国春运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示,春运期间,要落实好防疫健康码同一政策、同一标准、全国互认、一码通行。各地要依托全国一体化政务平台,落实健康码互认机制和规则,明确跨地区活动职员健康码信息在各地区可信可用,切实保障群众必要的出行需求。

  “全国互认、一码通行是普遍性的原则要求,‘码”上加‘码’是个例、是特殊,确有原因暂不能与其他地区互认的,要先报告。”连维良特别夸大到。

  春运邻近,面对严重复杂的疫情防控形势,多省市发出了工作地过年,非必要不出省等倡议。数据显示,2021年春运节前车票的预售较往年同期下降近6成,预计全国铁路春运客流将下调至2.96亿人次。

  显然,即使春运活动职员相比往年下降很多,2.96亿人次的活动对于当前疫情防控来说,还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

  作为疫情防控工作中的“网红”,健康码一经推出,便以星火燎原之势拓展到了国内百余座城市之中。

  随着“亮码”成为后疫情时代常态化的动作,一城一码的“弊端”便就不中断显现。

  2020年3月27日,社交平台上多个视频显示,江西省九江市长江一桥处,湖北省黄冈市与江西省九江市两地警务职员发生争执,有一方职员被推搡到地上。视频拍摄者称,起因是九江交警不让湖北车辆职员通行。

  越日上午,江西省和湖北省两属地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联合发布公告,称经共同协商,双方均撤销疫情防控期间设置的临时防疫站点,双方互认健康码,两地群众持绿码通行,不需要其他任何通行证实。

  除此之外,也有网友也在社交平台上吐槽到:“从江苏飞贵阳,从机场出来扫了三次码,往市区大巴上又要扫码,往火车站又要扫码,到了下面县城出站又要扫码……,各种码并不一样,效率太低。”

  笔者回想起2020年的第一次出差的遭遇,也同样如此。

  2020年8月,从北京飞往深圳,临登机前,机场工作职员就在提醒候机乘客提前注册粤康码,而由于机场的物料有限,主动扫码的乘客蜂拥在了一起。

  当行程结束回京之后,在机场则需要通过“京心互助”小程序填写相关信息,汇报行程,同往程一样,登机口也挤满了主动扫码填写信息的乘客。

  可见,如若在春运期间,健康码无法全国互认的话,势必会造成车站、机场等公共场所发生职员大规模聚集,而这无疑也进步了疫情防控的难度,也增加了相应的风险。

  由于健康码的并未同一,网友们不中断在社交平台上吐槽“健康码”的种种不便,因此也让一些不法人士趁机“钻了”空子,打起了做“假健康码”的主意。

  2020年4月,就出现了一批试图用“假健康码”蒙混过关的人,当时,民政部基层政权建设和社区治理司司长陈越良透露,对于故意伪造健康码、躲避检查的职员,各地要制定相应的处罚措施,依法从重惩处。

  在2020年年底,微博上一位用户吐槽到:“谷歌市场上面竟然有这种缺大德的应用。”

  据配图显示,这款应用名叫:“健康码演示”,其简介写到:该应用可以模拟各地区的健康码/复工码/通行码的不同显示风格,并且“可展示绿码/黄码/橙码/红码状态。同时可以自定义显示数据,如地区、城市、姓名等。

  据报道,仔细比较,固然其提示字句与与官方绿码下方的提示字句不同,但该应用与官方的健康码在字体、字号、颜色、页面布局上非常相似,粗看的确轻易使人混淆,足以以假乱真。

  据杭州上城区市场监视治理局一位工作职员表示,这一应用自2020年5月6日首次发布至12月26日,在此之前已有12次更新,一次次更新在拟真度上都有了进步。该应用被下架时已是1.6.0版本。

  更为离谱的是,该应用已经被累计下载超过1000次,在网友晒出的用户体验截图中,有用户居然表示:“希看作者能多做几个地区的。”

  “想要利用‘假码’隐瞒病情究竟是少数,由于从重点区域来的旅客,都还需要核酸检测证实,并非只是亮码就可通行,因此利用‘假码’的用户,一部分是为了隐瞒行程,但是大多数会是由于觉得麻烦,抱得侥幸心理用‘假码’应对繁琐的检查。”

  该业内人士接着说到:“假如我们正常使用的健康码足够便捷,这样的题目自然就不会发生了。”

  针对一码通行这个题目,事实上相关部委一直都在竭力推动。

  2020年3月,中心政治局常委会议就明确提出,低风险地区之间的职员和货物活动,必要的健康证实要做到全国互认。

  与此同时,国务院办公厅会同各地区和国家卫生健康委等有关方面,推动建立了健康码跨省份互认机制,依托全国一体化政务服务平台实现各省(区、市)防疫健康信息共享、健康码互通互认。

  “健康码技术提供方主要是以阿里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来提供,它们存在着竞争关系,因此难以全国互认。”

  对于健康码无法全国互认,人们喜欢以互联网巨头之间流量竞争来看待这一题目。

  但事实上,各地的健康码都是由各地方政府来主导,基于各地大数据中心,以及用户自己申报,进而用政府制定的算法、规则来运行。

  早在2月15日,腾讯公布与国家信息中心联合推出的《全国一体化政务服务平台防疫健康信息码接口标准》,正式被推荐给各地作为技术标准规范,同时,基于此标准,国家政务服务平台在2月29日推出了全国范围的“防疫健康信息码”,并同时在微信和支付宝进行上线,逐步推动全国健康码互通

  在技术层面,我们了解到,阿里和腾讯背后运用的是ElasticSearch系统。ES系统是行业通用的数据库系统,不存在技术困难。

  在此背景之下,很多省市都已经做到了健康码的互认互通,如京津冀、长三角、大湾区等聪明城市建设领先的城市都已经实现。

  但在部分省市,目前推进仍然受阻,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?

  “从表面上看,健康码在各省市互认的难度是技术和标准,深层次的原因是各自利益的权衡,缺乏的是政府相关部分的意愿和决心。”

  北京市人大常委会立法咨询专家胡功群接着说到:“健康码互认在技术上没有障碍,只需各地遵循标准技术规范,互相开放共享数据,保证业务的有效性和协同性。”

  事实上,对于共享数据,各个城市都保持着谨慎的态度:“数据共享安全性怎么保证?数据泄露了责任应该谁来承担?”

  在此顾虑之下,部分城市的政府部分便就持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态,保持观看,并不有所行动,而政府部分的态度,也就导致了“码不通”、“码”上加“码”的现象仍然会存在。

  而这也正是诸多用户,即使看到了国家层面推出相关政策也不为所动的重要原因。

  除此之外,固然从国家层面一直在积极推动着健康码的互认工作,但对于基层执行职员来说,目前仍缺少相关的培训,在具体执行层面,社区的工作职员,车站的工作职员往往只认自己所在城市的健康码,即使是“全国防疫健康信息码”,其也并不认可。

  在业界看来,对于各省市健康码互认,从国家层面推动技术标准、互认机制同一只是必要的条件条件,而能够真正实现健康码真正同一的关键是,首先是要让各级政府拥有大数据支持的精准防控意识,同时。对于基层的执行职员,也要不中断加强培训,及时有效的了解相关政策,确保疫情防控的精准、高效。

  “健康码的作用就是管控风险人群,放开健康人群,满足必要的出行需求。码上通体现的也是精准的防控精神。精准防控的策略一直都被以为是有效的,在今天依旧如此。”